文章精選

【藝術傳道人—洪成昌導演 】與神同行拍電影(2)

我的第一部電影,是2007年到中國籌備拍攝的《武當少年》,但結果是一場騙局,我因而負債了300萬。為了還債,我開了一間義大利冰淇淋店,童年時期的缺乏成為長大後對幸福的想像,其實,拍電影、賣冰淇淋都是我對幸福的想像。

【藝術傳道人—洪成昌導演 】與神同行拍電影(1)

我看的第一部電影是成龍演的《蛇形刁手》,天哪!這叫做電影!畫面那麼大,聲音效果那麼強,跟看電視完全不一樣。我問老師這些影片是誰做的?老師說:「導演!」我就對老師說:「我將來長大要當導演。」

馬丁路德的宣教觀淺釋

中世紀基督教王國統治下的歐洲,多半將宣教視為教會少數人的英雄式恩召,或者完全未將宣教納入教會的使命中。但路德早在1533年,即明確的提出「主差派他的門徒,去世界各地,去到君王貴胄面前、也去到普天下的平民百姓之間,宣講祂的福音…」

唯獨信心

當魔鬼控告我們說:「你是個罪人,所以是被判定要受刑罰的人」的時候,我們能夠回答說:「正因為你說我是個罪人,所以我會成為義人、得救。」

既是義人又是罪人—基督徒的持久身份

彰顯基督和安慰罪人的良心。只有真實的罪人需要基督帶來的恩典 (彰顯基督);也只有真實的罪,真實的得赦,才能安慰罪人陷入困境的良心。

早期路德 --- 信心的轉向

當基督徒的信仰得到這樣的釋放之後,基督徒的行為不再忙於一些,誤以為要達成的屬靈成績。信徒反而向身邊的人敞開,看到他們的需要,服事他們,正如藉著信心與信徒相通的基督一樣。

唯獨聖經

「我們相信、教導並宣認先知和使徒所著述的新舊約聖經,乃一切教理和教師的鑑別與判決的惟一準則,正如詩篇119篇105節中說:『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,是我路上的光。』...

牧者路德

在路德一切的尋求、寫作、教學、傳講、辯論、紛擾、掙扎、調解,也可以說在他個人、公眾和家庭的生活與服事中,他從頭至尾,由內到外都是一位牧者—一位名符其實的牧者。

掙脫毒癮 浪子回頭—陳鄭彥的生命故事(一)

國中二年級時,無知的我第一次接觸了「毒品」, 在同學的邀請與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嘗試了第一口的「安非他命」…

掙脫毒癮 浪子回頭—陳鄭彥的生命故事(二)

但是,事情好像不如我想像的那樣,當我嘗試吸食一次兩次「海洛因」以後,我發覺我整個人都不對勁了...

掙脫毒癮 浪子回頭—陳鄭彥的生命故事(三)

因為監獄位在台灣南端,以致格外悶熱,夜深人靜睡不著覺的時候,我常想起睡在我左邊的一位六十多歲的獄友老大哥....

主啊!我要痊癒—宋祖駿的生命故事(一)

一個活潑、外向、人緣極佳的「陽光青年」,就讀心理學研究所一年級時,卻因失戀陷入「憂鬱症」黑暗、痛苦與煎熬的深淵中。

主啊!我要痊癒—宋祖駿的生命故事(二)

平日處事嚴謹的爸爸,身為教會的牧師非但不怕別人譏笑說:「牧師的小孩怎麼也會得憂鬱症?」他更是積極的請教會的弟兄姐妹為我迫切禱告。

主啊!我要痊癒—宋祖駿的生命故事(三)

我所有的重擔皆脫落了,整個人頓時感到無比的輕鬆,我知道是上帝救了我,我再次無法克制的掉下了眼淚,但這眼淚卻非同以往 ...

上一頁1/1下一頁